不丧

“我们是命运的共同体”——无聊的超级碗和虚假的春晚